最近因為12年會考的問題,作文的重要性又被放上檯面,我想說的是作文真的很重要

 

從小到大,補過的習不知凡幾,唯一有印象的只有作文,鋼琴、繪畫、速讀、心算這些熱門的項目,早已留在角落,未曾再次出現。

在國語日報補習的日子,從國小四年級,一直到國中三年級,在各式各樣的文體中不斷的練習,從現在最常見的論說文之外,說明文、說明文、抒情文、小品文、散文、小說、劇本、新詩、絕句、絕句、律詩,再加上修辭頂真、對仗、平仄等,與其說是作文課,也可算是中文系的先修班。七年補習的日子,許多的場景歷歷在目,對於小朋友而言,最有吸引力的,當然不是課堂中的精采,而是在騎樓賣的烤玉米,以及雞蛋糕,每當烤玉米的老伯轉動起鼓風機的把手,啵啵噴出的木炭火星,映照著沒有零用錢的口袋,下課時走下由紅色塑膠包覆的樓梯,騎著腳踏車的老爸是我唯一的期待,萊禮自行車,是我10歲的生日禮物,那家賣腳踏車的店,早已改成了幼稚園。

依賴著作文與申論題的能力,讓我推拖拉的上了高中與大學,我是念理工科系的,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國文與三民主義的成績,遠遠好過數學、物理與化學,我大概是少數把工學院當成文學院在念的學生。大學時期印象最深刻的是國父思想的課程,超混的學生們,惹惱了傳說中的 "金" all pass的老教授,果然不是純金的,沒法通過學生的試煉,我作文的功夫,在這堂課發揮到了極致,期中期末考的考券,總是被教授很仁慈的將58分劃掉,改成60分,旁邊還多了一句評語,請勿杜撰國父的話,我那些作文不好的同學們,攜手重新的再上了一個學期。

上了研究所,開始學科技論文的書寫,這類的文章真是有夠八股,從摘要、簡介、結果與討論到結論,如果不依照規定寫,就等著被退件吧。先前為了作文滿級分的問題,某位大師批評該文章十分的匠氣,但是,別忘了有名的書法家多半都是靠臨摹起家的,我們的生活習慣,也不都是模仿父母師長的背影,如果寫舊的東西,理解舊的思想就是無法認同,那紅學的大師們,不就早就該被時代所遺忘。重點不在於模仿,重點在於如何夠快的爬在巨人的肩膀上。

作文與閱讀,現在對於我來說,是我自己與自己的對話,就如同半夜獨自彈奏安魂曲般,讀山崎豐子的小說,刻畫人心的深處,讀村上春樹的書,跨越時空的掏空,欣賞文字的美好,讀旅遊的書,希望漸漸地的擴大自己的胸懷,讀健康運動的書,提醒自己花白的鬢角,回憶古人文字的針貶,以人為師讓自己更好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賽門說 的頭像
賽門說

賽門的天馬行空

賽門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